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平台 > 正文
四个全面”战略思想的哲学意蕴
文章来源:应城党校网 www.ycdxnet.cn 发表日期:2018-03-29 10:32:41访问量:  
 
作者:王慧雄    文章来源:应城学刊2015年第3期(总第49期)    点击数: 390    更新时间:2015-10-12   顶    荐  ★★★   【字体: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这“四个全面”,是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党中央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局出发,立足现实、着眼长远提出的重要战略思想。从哲学的角度理解和把握这一战略思想的深刻内涵及其内在关系,掌握其中蕴含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意义,对于我们更好地在工作中贯彻落实这一重大战略思想,增强工作的主动性、创造性、自觉性,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具有重大意义。
一、“四个全面”战略思想的科学内涵
1.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是确保到2020年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人民民主不断扩大,文化软实力显著增强,人民生活水平全面提高,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取得重大进展,为实现现代化和民族复兴奠定坚实基础。
2.全面深化改革
全面深化改革,就是以经济体制改革为重点,以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为中心,全面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文化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国防和军队改革、党的建设制度改革,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3.全面依法治国
全面依法治国,就是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实现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
4.全面从严治党
全面从严治党,就是要落实从严治党责任,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严肃党内政治生活,从严管理干部,持续深入改进作风,严明党的纪律,发挥人民监督作用,深入把握从严治党规律,实现党的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保持和发展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
二、“四个全面”战略思想蕴含的哲学思维
1.求实思维
求实思维就是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根据客观实际情况,能动地认识、探索事物发展的规律,达到遵循规律、利用规律和驾驭规律的目的。当代中国最大的客观实际,就是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我们认识当下、规划未来、制定政策、推进事业的客观基点,不能脱离这个基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这“四个全面”,正是立足于这个最大实际,既看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国情没有变,也看到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每个阶段呈现出来的新特点而提出来的战略布局。
2.系统思维
系统思维,就是将现实事物看成系统,从整体性、层次性、结构性、功能性和动态性等方面加以分析的思维方式。从系统思维来看,“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一个大系统,每个“全面”又是相对独立的一个小系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四个全面”中的中枢目标,全面深化改革是实现中枢目标的动力系统,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是实现中枢目标的保障系统,全面从严治党是实现中枢目标的控制系统。整体不等于部分的简单相加,“四个全面”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统一于党治国理政的伟大实践,统一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
3.辩证思维
辩证思维是一种用联系和本质的眼光来看问题,以防止孤立地、表面地看问题的方法,也是我们把握认识事物的本质与规律的进程的一种方法。在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体系中,辩证法被定义为是和形而上学相对立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理解,即对现存事物必然灭亡的理解;认为世界是普遍联系的整体和永恒发展的过程。“四个全面”处处体现辩证思维的精髓。第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作为统领中国发展的总纲,是党中央客观分析国内外形势发展的深刻变化,统筹把握改革发展稳定的重大关系制订的顶层设计,既有目标又有举措,既有全局又有重点,既有全面推进又有重点突破,体现了辩证思维的全面性。第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提出,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发展的新境界。它是在继承与创新的有机统一中谋划发展,既是对历史的继承又是为未来奠定基础,体现了辩证思维的发展性。第三,“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立足治国理政全局和根本,着眼于现代化建设和民族复兴长远,正确处理治国理政若干重大关系,统筹治党治国治军、内政外交国防、改革发展稳定之间的有机联系,进一步提升了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体现了辩证思维的联系性。
4.过程思维
过程思维,就是人们在分析事物时,把事物看作发展的过程,并自觉找出构成过程的要素,划分过程的阶段,区分过程的相互联系,考察过程的环境与条件,从而决定过程的存续与转化的思维。马克思主义认为,世界不是既成事物的集合体,而是过程的集合体。“四个全面”就是一个过程的集合体。我们说“四个全面”是一个过程,不仅是因为它的提出和形成是一个过程,而且它的协调推进也将是一个过程。“四个全面”统一于我们正在进行的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它的每一个“全面”的演进都是这样一个过程,它的整体协调推进也将是这样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是动态的、变动不居的、发展变化的、循环往复的,直到其目标任务的完成,新的历史使命的开始。
5.实践思维
实践思维是“用实践的眼光看待一切”的思维。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实践出真知,实践是认识的来源、动力和基础,实践是检验认识之真理性的唯一标准。正确的认识对实践有指导作用。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要经过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四个全面”战略思想体现了实践第一这个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基本观点。一方面, “四个全面”只有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实践中付诸行动,才能使这一战略思想变成现实。另一方面,“四个全面”又是从实践中得出的正确认识,是我们党在实践创新基础上积极进行理论创新的产物,使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规律的认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必然对实践起到巨大的指导作用。
6.创新思维
创新思维是对事物间的联系进行前所未有的思考,从而创造出新事物的思维,是一切具有崭新内容的思维形式的总和。?它对事物做全新思考,对结构做全新调整,对活动做全新谋划,力求寻找新思路,打开新局面,开创新境界,提升新水平。“四个全面”战略思想体现了集成创新的思维成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党的十七大第一次提出来的崭新命题,“全面深化改革开放”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 “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是党的十八大确立的重要战略部署。虽然这四个方面的表述早已有之,并不新鲜,但是把这四者集中在一起进行表述却是一种创新。2014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考察调研时提出了要“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程”的“三个全面”战略思想。同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江苏考察工作时又把“全面从严治党”纳入“三个全面”之中,首次完整、明确地提出了“四个全面”战略思想,并强调指出:“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推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迈上新台阶”。把这四者集中起来形成为一个整体,统筹考虑,协调推进,体现了集成创新的思维。
7.战略思维
战略思维,就是战略主体(领导者个人或国家、集团)在进行战略谋划时所特有的,研究全局性、长远性和根本性指导规律的思维方式、思维理念和思维活动的总和。它意味着时间维度上的长远考虑,跳出眼前从长远看眼前;空间维度上的全局谋划,跳出局部从全局看局部;系统维度上的整体布局,跳出部分从整体看部分;它致力于解决根本性问题,努力占据发展的制高点。从历史来看,“四个全面”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战略布局。其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战略目标”;“全面深化改革”是决定中国命运和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设计”;“全面依法治国”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具有长远的战略追求;“全面从严治党”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做好一切事情的根本保证,因而对此应有恒久的战略定力。从现代化建设的逻辑来看,“四个全面”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总体方略,事关中国全局的发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战略目标;“全面深化改革”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强大动力;“全面依法治国”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全面深化改革”的法治保障;“全面从严治党”是实现前面“三个全面”的“政治保证”。从现实地位和作用来看,“四个全面”是“民族复兴的行动纲领”,事关中国的根本发展。它从根本上决定着“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实现。
8.人本思维
马克思主义哲学关于人的理论的核心思想就是人本思维 。它有三方面内涵:一是把人当作主体,人是一切活动的主体;二是把人当作目的,我们的一切活动都是为了人;三是把人当作尺度,就是我们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时候,既要坚持历史的尺度,科学地把握这个事物的发展规律,还要从人的尺度来把握这个规律对人的意义。“四个全面”的提出本身就反映了人民群众的强烈愿望,而每个“全面”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为了人民群众。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着眼于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全面深化改革是为了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让发展的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全面依法治国是为了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基本权益,全面从严治党是为了始终保持党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做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四个全面”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执政理念、思想感情和价值追求。
三、“四个全面”战略思想体现的哲学观点
“四个全面”战略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深刻体现了党对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与方法论的运用和发展,其内容和价值闪耀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真理光辉。
1.深刻反映了辩证唯物论关于世界统一于物质、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基本观点
客观实际是我们想问题、办事情的根本出发点。尽管经过37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生产力、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水平实现了历史性跨越,国际地位迅速提升,但制约发展的许多关键性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立足中国国情,坚持问题导向,运用全局视野和战略思维,集中展现了既符合我国发展现实需要,又顺应时代发展要求、回应人民群众热切期待的科学态度。
2.深刻反映了唯物辩证法关于世界是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
坚持全面的观点,反对孤立、静止地看问题,防止思想上的片面性,是唯物辩证法关于事物普遍联系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方法。党所领导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是极为艰巨而又复杂的事业,各个领域、各个部门、各个方面相互联系、相互制约,构成了一个普遍联系的有机统一整体,又是对立统一的整体。其内部又具有共性与个性、主要与次要、对立与统一、整体与局部之分,不同时期、不同阶段亦会呈现出不同格局。这就要求我们在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既要通观全面,又要了解重点。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从制约当前社会发展的改革、法治、党建等关键性问题出发提出“四个全面”战略思想,就是积极运用整体与局部相结合、全面和重点相统一的辩证思维方式的集中体现,即“四个全面”并不是简单的并列关系,而是一个复杂整体,其中每个“全面”都既是一个整体,也是“四个全面”中的一个局部;每个“全面”在其所属领域内都是整体,其领域内部的各个部分又是局部。
3.深刻反映了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基本观点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这两对社会基本矛盾,超越了社会基本形态,贯穿于人类社会发展过程的始终,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在这两对矛盾运动中,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有力地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和经济基础的巩固,促进了社会经济的繁荣和发展。但随着这一历史过程的推移,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某些方面、环节,特别是经济体制方面的弊端日益明显地暴露出来,阻碍和束缚着生产力的发展。这就提出了改革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某些环节,特别是改革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旧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等各方面的体制机制的客观要求。“四个全面”战略思想,正是基于上述观点提出来的。从本质上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发展生产力,全面深化改革的目的是解决束缚生产力发展的体制机制,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从严治党是全面深化改革在政治建设和党的建设领域中的集中体现。
4.深刻贯穿了马克思主义群众观点和人民立场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着眼于人民福祉,通过发展生产力,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面深化改革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推进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改革为了人民、改革依靠人民、改革成果由人民共享;全面依法治国始终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着力保障人民根本权益,保证人民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承担应尽的义务;全面从严治党顺应广大人民的期盼和意愿,密切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履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把取得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作为最根本的标准,筑牢党执政的坚实根基。“四个全面”深刻诠释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执政理念,充分体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根本立场。
(作者系中共应城市委党校校委委员、高级讲师)
 
                                              责任编辑:鲁礼信